短暂的一生,只带走两袖清风 —追记广东省兴宁市法院法官石伟文
浏览次数:7971      发布时间:2012-10-16 17:45

  2002年11月27日上午11时19分,年仅32岁的广东省兴宁市人民法院黄坡法庭法官石伟文,带着亲人的眷恋走了。

  几天前,当医生已确诊他是肝癌晚期,他却对来看望他的同事们说:“年底清案工作任务繁重,我得争取早日出院,不拖累大家,不能拖后腿。”11月21日,医院确诊肝上癌细胞全面扩散,最多只有10天生命,他却内疚地说:“我的病拖累了大家,没有把手中的案子办完,要大家操劳了。”他告诉庭长,哪些当事人有何特点,哪些案件调解得差不多,可以结案了。25日,已奄奄一息的他见到庭长钟盛,喘着大气问:我手中的案件分下去了吗?……办得顺利吗?”他说自己已走到生命的尽头,但没把手头的工作做完,走得不安心,所以一定要问清楚。

  1992年,石伟文毕业后就在离县城40多公里远的黄坡法庭工作,一干就是10年。

  书记员王勇泪眼朦胧地说:“石大哥是累死的,他是累倒在工作岗位上的。”就在11月13日上午,石伟文还带着他一块区岗背镇,对一宗土地纠纷案进行现场调查。几天来,石伟文觉得腿好像灌了铅似的,累得动也不想动,但为了办案,他已习惯忍受病疼。

  在陶古村,一位中年汉子面对我们的采访泣不成声—石新寿,外号叫“济公”,喜酗酒,脾气暴,而且每次喝酒后都动手打老婆和孩子,扰得家里鸡犬不宁。1997年10月的一个晚上,矛盾又一次大爆发。石新寿将偷偷准备好的炸药、雷管,连同20公斤汽油、5瓶煤气拿到楼梯底下。妻子急忙打电话给石伟文说要出人命案了。石伟文马上赶了过来,耐心细致地劝说,一直做工作至凌晨5时,一场家破人亡的惨剧被避免。如今石新寿夫妻已和好如初。为了这个家,石伟文到他家调解不下30次。

  “没有石伟文,我们早已命赴黄泉了,老天真是不公平,那么好的人……”石新寿两口子声泪俱下。

  其实,石伟文早在2000年法院组织体验时就检查得了肝炎,可他一直带病坚持工作。黄坡法庭每年所办案件名列兴宁法院各法庭前茅。这些年来,石伟文所办案件有700多宗,没有一宗错案,是名副其实的业务骨干。为了工作,在石伟文的生活中从来就没有节假日概念,长期过度劳累。10年来从未休过假。

  黄陂镇司法所长、石伟文的生前好友石灵标告诉我们:“林钟前,伟文对我说:我没想到自己会病得这么严重,但实在没有办法,一是家里没钱治病,二是工作太忙没有时间去看,最终把自己耽搁了。”石所长的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又动情地说:伟文的为人和秉性我十分清楚,他说没钱看病,是因为他廉洁风公;没有时间看病,是因为他 一心扑在工作上。”

  石伟文家境贫寒,父母是农民。石伟文的妻子没有固定工作,去年才在村委当了个临时的计育专干,每月工资150元,而自己每月收入才800元,一家6口,每月总收入还不足1000元!上要照顾年迈的父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孩。他父母是老病号,他母亲又不幸跌断了右手。为了给父母看病,石伟文欠了5万多元债务。有一次,他4岁的儿子看到邻居的小孩在吃猪肉,嘴馋了,于是调皮地对石伟文说:“爸爸,我一个多月没有吃猪肉了,猪肉是什么味道?我不记得了。”石伟文听后信筒地说:等爸爸领到工资马上就买。”儿子听后,高兴得好像过年似的……对自己的肝炎,他平时也是找最便宜的中草药时断时续地医治。不管生活有多么的困窘,他都处处严以律已。

  我们原想走访几位当事人,但无论走到哪儿,当地的百姓都会把我们团团围住,声泪之中细数他们心目中的好法官——石伟文,哭声是那么的凄切、真实和令人心碎。

  11月29日,当地300多名干部群众,扶老携幼,自发地为石伟文同志送行,泪水和雨水搅在一起。一个小孩说,他爷爷来不了,他要替爷爷给伟文叔叔磕几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