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阅读次数:940 编辑: 法院 发布时间:2020-11-11
[字体:  ]

 

在这个现代化大型商超遍地开花的时代,我却独爱旧街市上熙熙攘攘充满着热闹人情味的菜市场。历史悠久的石光街,就是兴宁本地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品种最多最新鲜价格最优惠的菜市场,要去这里买菜,就只一样,一定要足够早,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嘛!

许多本地人都喜欢到石光街买东西,我也不例外。小时候住在菜市场附近,并不喜欢菜市场,总是嫌它太嘈杂太凌乱,可是越长大越发现,菜市场其实是很温馨的存在,人们挑菜捡菜,讨价还价,买菜、卖菜融汇成一幅生活美的画面。石光街是兴宁城区最大的蔬菜集散市场,凌晨时分已经份外热闹,一辆辆货车卡车小三轮满载着最新鲜最水灵的时蔬,人们吆喝着调笑着小心搬菜运菜,很快车上的蔬菜被分散到各个摊位上。等忙活得差不多了,腌粉腌面的早餐档也开档了,菜贩子们三三两两来到旁边的人民饭店来一碗鲜美的现煮新鲜咸菜牛肉汤或是枸杞猪肝粉肠汤,再吸溜一口咸香满口的腌粉腌面,那种满足感无以复加。吃饱喝足之后,迎着初现的晨曦,街上零星的顾客,勤劳的菜贩们各归各位开始了忙碌而又充实的一天。不少质朴的农户们挑着担子来到菜市场,找到合适的位子就拿出竹板凳或者小马扎坐下来,把担子里刚刚从自家菜地果园里摘下的绿的菜红的果白的瓜,认认真真地码整齐,甚是好看,让人忍不住驻足流连。戴着一顶破旧大草帽的阿伯,旁边的大木桶里养着鲜活的鱼,摊开的蛇皮袋上面堆着一大堆刚刚从池塘里捞的还带着泥巴的石螺哩。

清晨六点去石光街买菜,车子停在司前街的停车线内,散着悠闲的步子过去,穿过一排排很有年代感的骑楼,经过转角那间潮汕朥饼店,总是遗憾店家没有那么早开门,不然肯定要买几块香甜的朥饼回去解解馋。这个时间的石光街已经热闹非凡,煲汤的尾针骨、炒菜的计顶尖、圆庚的排骨、新鲜的牛肉都是相熟的鲜肉铺子头天订好的,过去拿了结账就可以,老板娘剪着利落的短发,笑容可掬。猪肉档和牛肉档都在同一个铺子里,两家是兄弟姐妹,有钱一起赚,倒也经济。鲜肉店对面是鱼店,店里活蹦乱跳的鲫鱼买上两尾,煎香了,放上滚水,再放几块豆腐,切几片姜撒一点盐,鲜得眉毛都要掉下来。鲜肉店往里走的农副产品批发部经常可以买到新鲜的碧陈,用来炒虎老豆、石螺或花甲,真的是人间美味。煲汤的淮山必定是要去对面的龙田蓼塘蔬菜批发的那家,淮山煲出来的汤色奶白香浓,宝宝很爱喝。亚何蔬菜批发零售店,菜品比较齐全,经常一股脑在店里买了圆润可爱的青椒,雪白粉嫩的金针菇、甜美可人的西红柿,一不小心就买多了,提都提不动。但是店里的豆腐不太合口,所以买了一次之后就没有再买过,之后在老爸的推荐下在街市的另一头发现了一档豆腐很好吃的摊子,成了那个豆腐摊的常客。

绕到豆腐摊那边,一个阿伯悠闲地坐在旁边喝着豆浆,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我推荐着老板的豆浆,老妹哩,这个豆浆是真好喝,我都不喝别的豆浆,只喝他家的,老师傅做豆浆做了几十年了,附近的人都来喝的。正说着,一位阿姨过来买豆浆,老板问还是两块钱两杯?阿姨笑着点头,老板拿出杯子倒起了豆浆,满满的两大杯,阿姨突然笑着对我说,老妹哩,麻烦让一让好吗?我回头一看,身后来了一辆轮椅,一位二、三十岁年纪的男生,坐着轮椅自己驶过来,干净整洁的衣服,年轻的脸上挂着笑容,右脚直直地伸着。我连忙往旁边让了让,男生点头微笑致谢。老板招呼,你们两母子这么早啊!男生也冲着老板笑笑,然后母子两人各自拿起豆浆,边喝边聊天边说笑,我也买了两块钱豆腐和一瓶豆浆回去,离开的时候偶然回望晨光中的那对母子,脑海中涌现一句话,深夜的酒不如凌晨的豆浆,清晨一碗浓郁香甜的豆浆足以抚慰一天的辛劳。

石光街菜市场,没有任何地方有这里如此浓的烟火气。来到这,你就像回到曾经的那个时代,这里承载了千万家庭的一日三餐,这里记录了一家之煮们的每个清晨时光,你我皆凡人,一饮一啄,一粥一饭,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