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小山村

阅读次数:290 编辑: 法院 发布时间:2021-08-05
[字体:  ]

    小时候,因为父母很忙,我在外婆家度过了大部分的童年时光。外婆家的小山村坐落在兴宁与梅城交界的径南镇,村子叫太阳寨,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偏僻小山村,离城区有2、30公里,以前交通不便,连一条正经的公路都没有,在大马路边上下了车以后还要走两三个钟的山路才能到。

    外婆家的小村子不大,村里群山环绕,鸡犬相闻,村民们自给自足,自得其乐。村里一大群年龄相仿的小伙伴们,经常凑在一起从村头玩到村尾,上山摘捻子,下水摸田螺,上树采桃子,菜地偷黄瓜,拿了家里的番薯芋头在野地里煨来吃,一整天在外面疯,各家各户升起袅袅炊烟以后,家长们此起彼伏叫唤回家吃饭才一哄而散,到家以后,一定会被外婆碎碎念,话我学野了,整天不着家吧啦吧啦。外婆性子急,干活很利索,嫉恶如仇,骂起人来中气十足,但是心地超好的,跟左邻右舍三不五时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吵架,但是谁家有困难了,外婆一定会不计前嫌第一时间过去帮忙,村里的人们说起外婆,都是大拇指一翘“美英姐,对人冇得讲!”。相较起来,外公性格温和敦厚,以前上过村里的私塾,很有些文化,一手小楷毛笔字写得漂亮,可是因为有些驼背,干不了重活,因此主要在家负责煮饭打扫家务什么的,外婆则是田间地头、灶头锅尾风风火火忙里忙外。

    夏天农忙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外婆就早早起床,收拾停当以后,拿着家里的军用水壶灌了满满一大壶白开水,头上带着笠麻,脖子上搭条毛巾,拿着镰刀就出门了。村里割禾都是换人工,几家人约好先帮这家干活,干完以后又帮下一家,清晨的稻田里早已是一片欢声笑语,热闹非凡。等到大太阳升起的时候,外公一手牵着我一手拿着饭盒去田里送饭给外婆。等大人们在田埂边坐着吃饭喝水休息的时候,我跟小伙伴们撒欢似的在田里钻来钻去,一会儿捡着散落在田里的稻谷粒儿,一会儿钻进堆成山一样扎好的禾杆儿堆里,禾杆叶儿有些扎人,但是阳光下稻子的清香味儿太好闻了,怎么也嗅不够。一些手巧的大人们抽空还拿禾叶儿扎了几只蛐蛐儿、蜻蜓给我们小孩儿玩,我们一个个捧着爱不释手,连睡觉也舍不得放下。刚打好的金灿灿的稻谷晒在家门口的门坪上,丰收的喜悦看着就令人心满意足,跟在外公后面拖着长长的犁耙耙开稻谷,让谷子晒得更均匀,晒好了以后碾成新米,新米蒸出来的米饭香得不得了。

    外婆除了干农户是一把好手,还很会炙酒,自己种了一些糯米,等割完禾以后闲下来,就开始炙酒了,大灶上热气氤氲蒸着糯米饭,蒸好以后舀上一碗糯米饭放点白糖一拌,又软糯又香甜。糯米饭凉透以后,把“酒饼”研碎调冷开水均匀撒在糯米饭上拌匀,然后把发酵好的酒酿装进用布惊叶清洗干净的酒瓮里发酵,加盖并保温三天,每天加入适量的甜井水,就看得到中间凹陷的地方有酒酿渗出来。然后将米酒从酒糟中过滤出来,装进小酒瓮中,加入红曲,用草皮封好,埋入用晒干的禾杆儿燃着暗火的火堆中慢慢用火炙上好几个小时。这样用火炙出来的老酒,酒质更加醇厚清香甜美,过年吃团圆饭的时候,外婆炙的老酒怎么喝也喝不够。外婆还会自己磨豆腐,节庆的时候,提前泡好自己种的黄豆,小石磨吱呀吱呀地转着磨,我在旁边帮忙打下手,一勺勺地舀着黄豆到磨眼里,总能喝到第一碗刚出锅热气腾腾的豆腐花,豆腐做好以后,左邻右舍送一送,晚上现煎了吃或者酿个豆腐,又香又嫩。

    多少个清晨,我在睡梦中醒来时,外公在灶台下烧火,外婆在灶台上忙碌,厨房里氤氲着炊烟的味道。外公往灶膛里塞了一把干透的鲁基和松枝,火苗便腾地冒了出来。外婆切菜、炒菜,叮叮当当。俩人隔着烟火闲聊,家长里短,春种秋收。灶台上热气腾腾,一天的希望也随着熊熊烈火燃烧起来。我总是喜欢坐在灶头前,摇着外公的大蒲扇,闻着饭菜香,听着大锅里菜熟的滋滋声音和大饭甑子里饭蒸上汽的声音,也听着屋外的风声鸟鸣,感受着小山村生机勃勃和岁月静好。然而,比这更吸引人的,是外婆出品的灶间各种美味。割上几斤一刀落,切成大块,在土灶大锅里滋滋煎着油,满室飘香,煎出一大锅香香的猪油,还有美味酥脆的猪油渣,从门口菜园子里现摘了豆角一起炒了,那滋味,简直妙不可言!从墙角的咸菜瓮里捞出一把咸菜,细细地切了,用猪油炒香了,跟五花肉一起焖,馋得人口水直流,下饭得很。傍晚的时候,外公从门口的池塘里钓上几尾鲫鱼,放上猪油煎得香香的,倒入滚烫的开水,再加上几块家里现磨的豆腐,煮上浓浓的一锅汤,汤色奶白浓郁,出锅的时候撒上一把嫩绿的小葱花,鲜得眉毛都要掉下来!从池塘边的浮木上,田埂边的小水沟里摸了一大盆石螺哩,养干净了,土灶大锅爆香蒜头香葱姜片,倒入石螺哩爆炒,加几勺外婆自家的酒酿糟焖煮一下,出锅的时候撒上几颗碧陈,一家人围坐在禾坪里的八仙桌,在月夜星空下一边乘凉一边嘬石螺哩讲牙花好不惬意……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而过,往事如烟,在岁月的长河里消散,虽然有些记忆已显得模糊而朦胧,但那个遥远的小山村沉淀在我心底的美好记忆,就像是一张张相片,定格在岁月的深处,无数个漫长而寂静的夜里,我借着梦的羽翼,又飞回那水晶般清莹的童年,回到那魂牵梦萦的小山村,回到蜂舞蝶飞山花灿烂的春天,外婆牵着我去山间割撸基种番薯;回到在禾坪上铺着凉席的夏夜,外公给我打着扇子数着漫天星光;回到秋高气爽硕果累累的田野,小舅舅带着我捡着收割后遗落在地里的稻穗子儿;回到寒风凛冽细雨绵绵的冬日,依偎在外婆暖暖的怀抱里听她絮絮叨叨讲着过去的故事,不知不觉安然睡去……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